徐根宝:从“静安别墅”里走出来的“足球教父”

“我是在‘静安别墅’长大的,说是别墅,其实就是石库门里弄,弄堂口就正对着南京西路梅陇镇广场。”

至今,一些老人还记得,徐根宝出生在农历大年初二,小时候在弄堂里一直踢足球,把别人家的窗户都踢破了。但当时谁也没想到,徐根宝居然还能踢成国脚。徐根宝的妈妈是个老实人,摆个大饼摊糊口,把徐根宝拉扯大。

成名后的徐根宝每次回弄堂都会做两件事,一是在威海路馄饨铺吃一碗馄饨,二是找理发匠“小扬州”剃个寸头。旧时邻居们都见怪不怪,还有人问:“侬哪能到大连‘一日游’了?”说的是根宝当不当大连万达队主帅的事情。

据说,徐根宝当年跟“申花”一位当家人在静安别墅吃了碗小馄饨,就定下了申花俱乐部的执教目标“保三争一”。

“我们踢球的孩子分成三拨踢球比赛:前弄、中弄和后弄,我是归属中弄的,我们自己组队,名字叫‘和平队’。踢的也不是正规的足球,就是橡皮做的小皮球。其实当时踢球的大多数都比我年纪大,比赛时我也就给他们拎拎包,有谁踢不动或者来得人少我就顶上去。

就这样还特别来劲,一玩就是两三个小时,练习什么用肩、头顶停球,一练就半天……

家里基本上不反对,但有两次吃过‘生活’,一次把人家玻璃窗踢碎了,还有一次球砸到一个路过的人,害得人家头撞上墙,撞破了,家里也就是说两句、打几下,一般不阻拦。”

就是在这样的弄堂足球环境中,身材瘦小的“替补拎包”——徐根宝找到了自己存身立命的诀窍,“抢我是抢不过那些大孩子的,他们抢我就在一边等,皮球总是要滚出来的,我一带就走了,这点我就是比人家聪明。”凭借这份自得其乐的聪明,少年徐根宝感受到命运的召唤,要把踢球作为人生追求的目标了。

上苍给了徐根宝一颗聪明的脑袋,但是又吝啬地给了他一副单薄的身子骨,这对立志成为一名足球运动员的徐根宝是很现实的考验。

“当时我体育成绩不错,跳高也是第一,但就是身体单薄。静安区少体校收运动员,我第一个报名足球专业,当时林耀清指导(注:上海资深足球教练,名将林志骅的父亲)安排打比赛选拔,我没选上。

但是搞身体测试,我短跑爆发力好,弹跳也好,所以最后录取了排球队。打了三四个月排球,我心里还是不甘心,就偷偷跑去看他们足球队比赛,中场休息时我自己拿球玩。

林指导看见了,就问我喜欢足球吗,干嘛不考足球队?我说我考过的,没要我。林指导说那就再来考一次吧。结果,那次我不但考上了,还当上了主力中卫。虽然我还不是重点培养对象,但上面对我的评价是体能好、拼劲足,就是技术差……”

在静安少体校,徐根宝克服着自身的困难,训练非常刻苦,林耀清也逐渐重视起这个“豆芽菜”来。

“当时上海成立了三支专业少年队,王后军他们就是那一批的佼佼者。我去参加选拔赛,三次都没选上。后来又成立了一支,林指导拼命帮忙推荐,但我还是没选上,主要是因为瘦,1.75米的个子,才110斤。选不上,我就只好去工厂队,北京西路上的新丰电机厂,成了一名‘厂脚’。”

后来这座工厂迁往新疆,从少体校去厂里踢球的好几个人也都随之迁移。以至于在1980年,时任火车头队主教练的徐根宝率队到新疆比赛时还与老友重逢,而他的命运也差点为之改变。

“差一点就去了新疆!南京部队下属一支防化兵部队组织足球队,林指导推荐了我,说‘根宝,你还是下连队吧’!当时还是要打选拔赛的,主教练王指导看了7个人,说我是其中最差的一个,但是其他教练都说我是最好的一个。后来又测100米跑,对我的结论是:作风硬朗,速度快。最后,我去了南京!”

仅仅一年时间,刻苦的徐根宝就被抽调至南京部队队一队,出任主力边后卫,并且在1962年北京举行的甲级联赛中表现出色。

徐根宝的足球生涯,就这样经历坎坷后,到了一个特殊的平台。“当时静安少体校那一批,最后只有我一个人成为了专业运动员。”即便如此,他依旧品尝着足球生涯的坎坷,尤其在1963年底至1964年初的一次比赛中,他的膝盖半月板严重受伤,让他无意中面临人生的重大选择。

“膝关节受伤,一查半月板损伤,早上起来腿都没法伸直,晚上睡觉也是这样,要压半天才能睡下去。当时医生是主张开刀的,但是南京部队体工队大队长拍板,不许我开刀,打针!这是我足球生涯最关键的一刻,因为当时去开刀的线年的联赛我就错过了,那么也就没有后来了……”

根宝说得“后来”,是指在64年联赛中,低迷的南京部队杀入甲组,而在次年的甲级联赛中全队表现更加出色,最终夺得前六名的佳绩。“64年以后,八一队主教练知道有个徐根宝了!”

最终,一纸调令将徐根宝转到了队(即八一队),这对于部队系统的运动员而言无疑是最高的荣誉了。然而对于根宝而言,这还只是巅峰时代的开始……

“我是在‘静安别墅’长大的,说是别墅,其实就是石库门里弄,弄堂口就正对着南京西路梅陇镇广场。” 至今,一些老人…

“我是在‘静安别墅’长大的,说是别墅,其实就是石库门里弄,弄堂口就正对着南京西路梅陇镇广场。” 至今,一些老人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