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锡高架桥坍塌背后: 谁能逼停“疯狂的大货”?

2019年10月10日18时10分许,江苏省无锡市312国道K135处、锡港路上跨桥发生桥面侧翻事故。《新民周刊》记者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据前线发回的报道,大桥倾覆之际,有三辆车被压。事故造成3人死亡,2人受伤。其中一辆近乎被拦腰斩断黄色小车里,有一对母女不幸遇难。母亲31岁,女儿只有5岁,还在上幼儿园;另一位遇难者是四川籍的单亲爸爸。在无锡打拼多年,有一个16岁女儿,目前在读初三。

大卡车超载太严重、单柱墩桥梁设计有缺陷,起初这些舆论猜测的原因都不足以盖棺定论,但大货超载的嫌疑最大。直到事发后的第14天,交通运输部召开新闻发布会,通报了事故原因:桥梁未见折断、开裂现象,符合设计规范要求,初步分析为半挂牵引车严重超载导致桥梁发生侧翻,坐实了公众此前的推断。

原因找到了,事情却不能就此画上句号。桥梁坍塌不是江苏无锡的个案,从2000年到2019年,北京、天津、杭州等城市超载事故频频出现。人们不禁追问:一些严重超载的大货车为何能一路绿灯,顺利上桥? 三年前出台的“921新政”堪称史上最严限超令,为何仍然无法阻止悲剧发生?这背后的畸形运输生态,值得拷问。

据新华社报道,事发时至少有6卷钢质热轧卷板散落在地上,每卷重28.535吨,若以此类推,该货车载货量已达171.21吨,根据无锡市交通运输局2019年3月发布的车辆超限认定标准,六轴及六轴以上车辆,车货总重超过55吨,认定为超限。

这种超载车在行业内被称为“百吨王”,是路桥杀手,一旦发生事故,保险公司不会理赔,承运风险也极大。既然如此,为何货车司机还愿意铤而走险呢?

“不超载,就亏钱。”这句在物流圈内广为流传的话,似乎道出了真相。一位苏南地区的货运老板章远(化名)介绍,按照正常流程,货主有一批货物,会找当地运输公司报价,企业以竞标的最低价拿到订单,从A地到B地,按照重量计算运价是公路货运的主流计价方式。这就意味着,一辆货车单辆车上运输的东西越重,拿到的运价越高,赚得越多。

卡车协会副会长余昌豪表示,事实上,卡车司机才是最恨超载的人,但面临着禁超不力,运费又节节下降,司机又不得不陷入“恨超,却不得不超的怪圈”。而怪圈背后的推手还有货主。司机李峰介绍,如果拉30吨,每吨200元,合计6000元,如果拉100吨,每吨100元,有10000元。同样一趟,减去其他成本,运费多了5000元,“你多赚钱了高兴,老板少出钱了他也高兴,他以后就喜欢找你拉货”。

回到无锡事件本身,为了利润最大化,管理松散的312国道成为了司机躲避超载检查的最佳地段。据江苏运输部门的工作人员透露,由于治理超载仅强调路面执法,往往难以实现全覆盖,事发地段附近监管人力有限,交警根本没有设立专门查货车超载超重的站点。“钢卷卷在一起,如果超载不好查,很小的钢卷可能都有10吨左右,内部的厚度、密度,只能通过目测轮胎受重,或者过磅测量。”

即便有检查关卡,司机也会找饭点和堵车的时候运货,巧妙避开,因为按照管理,那时交警一般不会查车。当然,在司机李峰看来,司机严重超载还能把车开出来,背后也绝不只是侥幸。“很大可能就是打点好了关系,不打点,两公里都开不出去。”

事实上,央视焦点访谈栏目《沉重的超载》,曾对“超载”问题做过调查。在调查中,两台前往山东菏泽的货车,净载货量分别达到了103吨、105吨。但在带车人的帮助下,顺利过关,并无处罚。“全国各地都有带车黄牛电话,只要掏钱,无论超载多少,都能安全过关,如果经常跑,还可以办理月票,只需2000多块,交通、交警全包。”

可见,超限、超载是一个全国性的现象,从司机、老板、货主再到交警、政策、法律,每个环节都必须尽职尽责。2004年5月1日,国家层面着手开始“治超”,从五部委联合发展到九部委联合,治理效果并不理想。

2016年8月,交通运输部发布《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》,严格限制货车重量最高不能超过49吨,当年9月21日展开全国货车非法改装和超限超载治理,业内俗称“921大治超”。3年后,无锡这起严重超载压垮桥梁的事故,再次揭开了道路治超困局。

“中国卡车司机维权第一人”王金伍认为,15年来,治超不彻底的原因有其特殊性。目前对于超载还缺乏全国范围的统一标准,超限超载标准从2004年联合治超就已明确规定,但交通安全法和公路法没有修改,此后的15年间,交警按行驶证标准认定超载;交通按车轴认定超载;收费站按车型收费;运管按营运证吨位罚款;“很多地方执法部门仍然按照各自的法律认定,存在治超对谁有利便执行,没有利便不执行,各自为政的问题”。

其次是法律问题,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表示,目前深层次的立法问题尚未解决,超载车辆只要不出事故,就无法定罪。目前法律依据是按照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》,根据情节轻重,对货车驾驶人违规超载处以200元到2000元罚款。但罚款相对超载带来的经济利益,武汉军运会并不足以形成威慑。2018年2月,武汉军运会无锡成功运输有限公司曾因拒绝履行一起公路行政处罚,遭遇顶格强制执行,涉及金额3万元。

时间仅过去一年半,悲剧再次发生。更讽刺的是,在此期间,无锡相关部门曾多次强调“治超”,甚至发生事故的锡山区,还曾获得过“2018年度全市公路治超工作先进集体”称号。

事发后近一个月,从江苏到全国,多地又推出剑指“百吨王”的整治行动,这是及时的补救,更是反思与警醒,但治理之道不能仅依赖于事后反省。这原本可以避免的一场事故,如果跳出利润的怪圈,如果制度安排上更科学化、精细化、智能化,但是没有如果……

5岁遇难女孩的舅舅大华写的悼文中,令人心碎:“生命的重量,比我们的想象重的多,比超载车辆重的多,比坍塌的大桥重得多。”而治超,我们还要以多少次悲剧为代价?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bioenergipendant.com/,武汉军运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